林。

我们可不可以做噤声者。

空间里看到。
想到很久之前放在lof上的一篇,挖出来稍作修改吧。 @kfc员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

卡卡西老了。

忍者一词对他而言似乎有些遥远,而凉风夹着树林那股草木气息扑面而来时,他觉得自己伸手就能触碰到过去。卡卡西闭上眼,他看见记忆里有手里剑,苦无,忍术,热恋天堂,铃铛,还有自己那些吵吵闹闹的学生。就算是再破旧的东西镀上时间就会熠熠生辉的宝物,卡卡西从没有考虑过那个宝物到底在哪里,也没有想过去寻找,只是有时失魂落魄地在梦中想要抓住属于过去的一切,有时又在河边如枯叶般沉寂了下来一言一语也不作答。

安稳和欢乐让过去变得不那么重要,但是如果用力地去握紧的话,那些裹在其中细小的刀片会隐隐刺痛着胸腔中的某块位置。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又踱到了灵慰碑前,他并无惊讶地半睁着那双看似永远睡不醒的眼,然后将那一列中最醒目的名字念了出来。

“宇智波…带土。”

卡卡西觉得喉咙有些发涩,他指尖触摸灵慰碑刻着的上那些凹凸不平的字,然后慢慢发热了起来。

各类纷杂的情绪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涌现,只是安静地沉淀流淌,然后沉积。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插在裤子口袋中的手先紧又松开,再握紧。

老了啊。
他看见了那道白光。他偶尔会在玻璃的反光或者镜子中发现有片亮光照着自己,将呈现在其中的那副模样涂成青年或者更早一些的眉眼,那里有水门老师,有琳,有……卡卡西不太能明白那道光的意义,也不太能明白在那一瞬间,什么才是现实。

“带土。”